• <li id="enivp"></li>

      中国.成都“阳光杯”学生新音乐作品比赛

      中央音乐学院

      武汉音乐学院

      四川音乐学院

      中国音乐学院

      西安音乐学院

      沈阳音乐学院

      天津音乐学院



      川音作曲系优秀学生(在校)及优秀毕业生(近年来)作品音乐会成功举办

      发布日期: 2019/12/24 11:08:00
      作者:




















          2019年12月14日晚上,“川音作曲系优秀学生(在校)——晏毓璘、刘睿昕作品音乐会”和“川音作曲系优秀毕业生(近年来)——文子洋、刘鹏作品音乐会”在小音乐厅成功举办。此两场音乐会也是“第15届(2019)中国•成都‘阳光杯’学生新音乐作品比赛暨学术系列活动”之一。
         当晚19:00,由作曲系的两名在校学生晏毓璘和刘睿昕,带来了第一场作品音乐会。晏毓璘,现就读于四川音乐学院作曲系本科四年级,2013年考入四川音乐学院附高中作曲专业,于2015年九月成功举办附中作品音乐会,2016年以优异成绩考入四川音乐学院作曲系本科,师从杨晓忠教授。刘睿昕,2016年以优异成绩考入四川音乐学院作曲系,师从黄虎威教授与作曲家昌英中教授。2018年进入上海音乐学院借读,跟随叶国辉教授继续研习作曲。
          在第一场音乐会中,两位同学分别为大家带来了三首作品,创作时间横跨大一至大四,编制多样,风格相异?×绞追直鹗怯申特弓U和刘睿昕创作的独奏作品:《抚古图》(古筝独奏)和《梅花笺》(钢琴独奏)!陡Ч磐肌访杌娴氖敲髂┣宄趸页潞殓坊诙凰晔钡囊惶撞嵋,它的画面游戏于实景和虚像之间,勾勒出大自然的无穷变幻,作者选取了其中的五开作为音乐的描写对象;《梅花笺》通过三首不同时期描写梅花的“诗、词、曲”力图表现“梅” 这一自古受文人推崇之意象!犊丈叫琚颉泛汀痘穆贰肥怯申特弓U创作于2019年的两首混合编制的室内乐作品,试图探索中国民乐与西洋乐器融合的可能性!对孪露雷谩肥钦∥ㄒ灰皇咨肿髌,是刘睿昕为京剧声腔与钢琴而作的,采用京剧过门中的二黄原板为主题,通过各种板式串联,以求模仿京剧中的一些乐器和唱腔的特点。最后一首重奏作品《川剧随想》,刘睿昕通过音高特征、乐器编制、位置安排来制造不同方向的声音相位,形成基于川剧特色又有所创新的音响效果。
          第二场音乐会于当晚20:30左右开始,呈现了作曲系近年毕业生文子洋和刘鹏的六首作品。文子洋,现就读于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本科四年级,自小学六年级开始师从著名作曲家黄虎威教授学习和声与作曲,2013年考入川音附中作曲专业。期间,还师从李秀美教授学习钢琴12年。2016年以第一名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,先后师从陈泳钢、贾国平、秦文琛教授学习作曲。刘鹏,作曲博士,2019中央音乐学院在站博士后。本科与硕士阶段就读于四川音乐学院作曲专业,师从作曲家昌英中教授,博士阶段于首都师范大学音乐学院随作曲家、钢琴家高平教授继续研习作曲,现于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学研究所从事博士后科研工作(合作导师:贾国平教授)。
          文子洋介绍道,这次他带来的几部作品都和他对故乡四川的记忆有关。钢琴协奏曲《致大地》第一乐章《百川争流》以“大地”作为出发点,通过丰富的钢琴织体与辉煌的乐队表达,试图构建出一幅宏达的大地音画——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,大地不仅为我们提供了赖以生存的物质基础,更成为每一个游子关于“家”的精神归宿!锻3.邃谷》是为古琴与钢琴而作,全曲的素材来源于对古琴音乐的解构,这些解构材料还作用于钢琴之上,从而得到了新的音乐语汇。这是作者同名系列作品的第三首,此系列旨在表达作者对巴蜀大地的回忆与思念。以上两部作品也都由文子洋亲自演奏钢琴部分!兑挂•夕霁》是刘鹏为竹笛与钢琴而作的,创作于2014年并修订于2018年,引以杜甫诗“岁暮阴阳催短景,天涯霜雪霁寒宵”!跋Α蹦蒜挂,“霁”则表雨雪消散,以《夜忆•夕霏》为题度曲一首,假借杜甫诗意以表现从愁绪滋生、弥漫再到释怀的复杂心境!妒碔I》作于2018 年!笆础敝傅氖窃孪啾浠,然而变幻就意味着时间的悄然流逝。作品包括了连续演奏的七个部分,对应了月相变幻显著的各个阶段,而由泛音列延伸而出的音高与和声关系、半音化叠置的音响片段以及镜像对称的形态语言,均为作品总体构建之要素。
          在本场音乐会的最后,两位作曲家都不约而同带来了一首向前辈老师致敬的作品。刘鹏的钢琴三重奏《滚拂曲》作于2018年并修订于2019年,最初是受作品《渔歌》之启发,因此这次在修订过程中引用了周先生钢琴作品《柳色新》的片段,想要以此来纪念刚刚离世的“文化之桥的丰碑”周文中先生。由文子洋创作并亲自指挥的《告别——献给黄虎威老师》将当晚音乐会推至高潮。作者用这个标题是为了追忆恩师黄虎威教授,乐曲主要的音高来源于黄先生名字的拼音字母、核心音腔来源于他名字的拼音声调、细碎的曲调来源于他所关注的民间音乐,很多重要的音乐材料也取自他的代表作《巴蜀之画》等等。整首作品分为4个乐章,仿佛回忆录一般记录下作者与黄先生学习的点滴。六件乐器从四面八方而来,而后又消失于舞台的四面八方,最终只剩下指挥安静的奏出《巴蜀之画》的第一首——《晨歌》。
          当晚近三个小时的两场音乐会,四位作曲家为大家带来了不同编制、风格和主题的12首作品,展现了新一代青年作曲家在不断探索中,逐渐形成的极具个性的创作风格,同时也反映出川音作曲系近年来丰硕的教学成果。音乐会在到场的老师、同学和听众们的掌声和鲜花中圆满落幕,我们共同期待着青年作曲家们有着更多、更好的作品问世!


      关闭窗口

       

      提现棋牌游戏